那一年,还记得我们初始的模样吗? 我们各自带着缅甸的脸庞,但我们彼此相望那一刻,却像是早已相识的故友。 很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