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多年的风雨磨砺,我突然想起:那些曾在生命中抚慰过我们的精神驿站,那些曾温暖和光明过我们的贫寒童年的火光,却在不经意间,
渐渐地离我们远了,模糊了童年的老屋、隔壁家双马尾摇摇摆摆的阿玲,一种难以驱遣的寂寞空虚和孤寂袭来,泪水顿时涌上来。
这时,我患了一种相思亲的病——乡愁。
小时候,我们年少不安分的心总是期盼飞去外面的世界,远离破旧的老屋、唠叨的母亲,可是多年后在外漂泊流离,心殇难解,寂寞难愈,
我才明白,我的心很久以前就已扎根在故土,无法砍断亦无法拔起。那曾经故乡的温暖,是没有什么比得上的。

明白了王维的一句古诗:“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意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