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茉莉花,看着它的花姿闻着润人心扉的香味仿佛将我带入童年,

那时菜场边的老奶奶或是老爷爷会在不大的小竹篮里铺上一块带点湿的布,上面整齐地放着茉莉花,

那是用细细的铁丝将小白花或花骨朵,串成扇形,最后再将铁丝弯成一个小环。

回望那时,老上海的女人很少用香水,却喜欢将小小的茉莉花,挂在旗袍的扣子上,它的点缀使女人增添了几分优雅和高贵。